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图书馆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图书馆主页管理
埃涅阿斯纪 特洛亚妇女

【书  名】埃涅阿斯纪 特洛亚妇女

【作 者】(古罗马)维吉尔(古罗马)塞内加 著,杨周翰

【出版者】上海人民出版社

【索书号】I546.22/2042

阅览室社科阅览室

 

作者简介


    (古罗马)维吉尔(前70—前19),古罗马奥古斯都时期著名诗人,主要作品有《牧歌》《农事诗》《埃涅阿斯纪》(一译《伊尼德》)等。


    塞内加(约公元前4年—65年),古罗马悲剧家,有《特洛亚妇女》《美狄亚》等悲剧传世。


    杨周翰(1915—1989)(译者),中国莎士比亚研究的拓荒者,当代中国比较文学奠基人,学贯中西的比较文学和西方文学研究大师,西方古典文学、英美文学翻译家。主要著作有《十七世纪英国文学》《攻玉集》《镜子与七巧板:比较文学论丛》《中国比较文学年鉴》(主编)等。


内容简介


    1.《埃涅阿斯纪》:古罗马文学家维吉尔经典之作;欧洲文学史上首部个人创作的史诗;代表整个罗马文学的高峰。


    2.《特洛亚妇女》:塞内加传世十部悲剧之一;极大影响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悲剧,以及17世纪的新古典主义。它在形式上模仿希腊的悲剧,从希腊神话中选取悲剧题材,影射罗马的社会现实,反映当时贵族反对派对罗马皇帝的暴虐和专制的不满情绪。


    《埃涅阿斯纪》全书共分12个卷,叙述英雄埃涅阿斯在特洛伊城被希腊军队攻陷后离开故土,历尽艰辛,到达意大利建立新的城邦的故事(其后代建立罗马),以当地部落首领图尔努斯与埃涅阿斯决斗被杀结束。


    《特洛亚妇女》共分五幕,讲述的是希腊人用木马计攻入特洛亚城后,把丰富的战利品聚集在海滨,战利品中有特洛亚妇女。她们遭受着亡国妇女通常遭受的悲惨命运,她们在等候希腊人抽签分配,然后她们就将分手各随新主,分往敌国的各个城邦去了。诸事都已齐备。忽然,阿基琉斯的阴魂显灵,要求把波吕克塞娜祭献给他,才准希腊人起航。神巫卡尔卡斯也请求把阿斯提阿那克斯杀死,以免再度引起特洛亚战争。因此,特洛亚的女俘们在忍受了战争的无穷灾难之后,还得忍受这双重的悲运。


    埃涅阿斯纪

 

  引子


  我要说的是战争和一个人的故事。这个人被命运驱赶,第一个离开特洛亚的海岸,来到了意大利拉维尼乌姆之滨。因为天神不容他,残忍的尤诺不忘前仇,使他一路上无论陆路水路历尽了颠簸。他还必须经受战争的痛苦,才能建立城邦,把故国的神祇安放到拉丁姆,从此才有拉丁族、阿尔巴的君王和罗马巍峨的城墙。诗神啊,请你告诉我,是什么原故,是怎样伤了天后的神灵,为什么她如此妒恨,迫使这个以虔敬闻名的人遭遇这么大的危难,经受这么多的考验?天神们的心居然能如此忿怒?且说有一座古城,名唤迦太基,居住着推罗移民,它面对着远处的意大利和第表河口,物阜民丰,也热心于研习战争。据说在所有的国土中,尤诺最钟爱它,萨摩斯也瞠乎其后。她的兵器,她的战车都保存在迦太基,她早已有意想让这座城池统治万邦,倘若命运许可的话。但是她听说来了一支特洛亚血统的后裔,他们有朝一日将覆灭推罗人的城堡,从此成为一个统治辽阔国土的民族,以煊赫的军威,剪灭利比亚。这是命运女神注定了的。尤诺为此感到害怕,而对过去那场特洛亚战争,她记忆犹新,在这场战争里她率先站在心爱的希腊人一边和特洛亚人作过战。至今她心里还记得使她忿怒的根由和刺心的烦恼,在她思想深处她还记得帕里斯的裁判。帕里斯藐视她的美貌,屈辱了她;她憎恨这一族人;她也记得夺去加尼墨德的事是侵犯了她的特权。这些事激怒了她,她让这些没有被希腊人和无情的阿奇琉斯杀绝的特洛亚人在大海上漂流,达不到拉丁姆,年复一年,在命运摆布之下,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东漂西荡。建成罗马民族是何等的艰难啊。

 

  尤诺命令风王埃俄路斯吹翻埃涅阿斯船队


  正当特洛亚人轻快地扬起风帆,青铜的船首驶入大海,激起咸涩的浪花,西西里的土地还遥遥在望,这时候尤诺心中怀着无法消除的苦恨,对自己说道:“难道我就放弃我的计划,认输了吗?难道我就不能阻止特洛亚的王子到达意大利吗?可不是么,命运不批准。为什么由于小阿亚克斯一个人的疯狂罪过,雅典娜就能够烧毁希腊舰队,把他们淹死在大海?她亲手从云端投下尤比特的闪电之火,又是驱散舰只,又是兴风作浪把大海搅翻,阿亚克斯胸膛被刺穿,口吐烈焰,雅典娜祭起一阵旋风把他摄起,钉在一块嶙峋的岩石上。可是我呢,贵为众神的王后,既是尤比特的姊妹,又是他的配偶,单单跟特洛亚这一族就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今后谁还崇拜尤诺的神灵,谁还把牺牲奉献在她的祭坛上,祈求她呢?”尤诺女神怒火填膺,一面这样自说自话,一面向埃俄利亚行去。这是乱云的故乡,这地方孕育着狂飙,在这儿埃俄路斯王把挣扎着的烈风和嚎叫的风暴控制在巨大的岩洞里,笼络着它们,使它们就范。狂风怒不可遏,围着禁锢它们的岩洞鸣吼,山谷中响起了巨大的回声。但埃俄路斯王高坐山巅,手持权杖,安抚着它们的傲慢,平息着它们的怒气。的确,如果他不这样做,疾风必然把大海、陆地、高天统统囊括以去,一扫而空。不过,万能之父有鉴于此,就把它们关进黑洞,在上边压了一座大山,派了这个王,定下严格的条例,按此来约束它们,但一旦有令,也可以放它们出来。尤诺就用这样的话语向他请求道:“埃俄路斯王啊,众神之父和万民之王给了你平息波涛和搅起风暴的权力,有一支我所憎恨的族系正在提连努姆海上航行,他们想把被征服的特洛亚的家神带往意大利,重建特洛亚。你让那风加足气力,让他们的船只颠覆沉没,让他们四散分离,把他们的尸体撒在大海上。我有二七一十四名体态窈窕的仙女,其中最美的要数黛娥培亚,我一定把她配给你做偕老夫妻,归你所有,为了酬答你的功劳,我让她跟你一辈子,让你当上可爱的孩子们的父亲。”埃俄路斯回答道:“天后,你考虑你想要什么,这是你的事;我的职责是执行你的命令。我这小小王国的一切都是你的赏赐,我的权力、尤比特的恩典都是你给的,我能参加神的宴会也靠你,又是你给了我呼风兴云的力量。”

 

 

    特洛亚妇女

  

    第一幕

  第一场

 

  【赫枯巴引歌队上】


  赫枯巴 凡是信赖王权,在闳伟的宫殿里豪强地统治着一切,不畏惧喜怒无常的神祇,把无忧无虑的心肠都付与欢乐的事儿的人,让他看看我吧,也让他看看你吧,特洛亚啊。贵人的地位多么脆弱,命运给了最有力的证明。强大的亚细亚的擎天柱,这是天神所造的最出色的工程,现在颠覆了,坍塌了。特洛亚曾经伸出过求援的手, 有许多人曾来援救过她。第一位曾汲饮过七条口的塔那伊斯的凛冽的河水;第二位曾在温暖的底格里斯河与赭红的海峡交汇的地方,首先迎接过重生的黎明;还有一位曾在她的边境上望见游牧的斯库提亚人,就率领女兵扫荡了蓬托斯的海岸。而特洛亚今天却遭到刀剑的斩伐,她的宫室土崩瓦解了。看,那巍峨的城墙,高耸的楼阁,倾圮了;屋宇烧成了灰烬。阿萨拉科斯全部宮殿的四周烟气弥漫。火焰止不住胜利者贪婪的手,特洛亚一面在焚烧,一面遭抢劫。连天空都被滚滚的浓烟遮住;白昼好象给密云蒙上了似的,被那伊利翁的烟尘染成乌黑一片。胜利者虽然余怒未消,虽然还气恼,但是看着奄奄一息的伊利翁,十年战争的怨气也就最后消失了。虽然他眼看伊利翁粉碎了,战败了,但心中仍有余悸,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把它征服,强盗们把战利品从达尔达尼亚急忙运走,一千条船也装不完。


  我呼唤与我为敌的众神明;我呼唤祖国的已故的英雄;我呼唤你,现在被特洛亚的土地所掩盖,埋葬在辽阔的国土下的弗里基亚的统治者;还有你,当你屹立着,伊利翁也是屹立的,我呼唤你的灵魂;还有你们,我那一大群孩子们,我呼唤你们夭折的灵魂——我呼唤你们作见证:不论我们遭到了什么厄运,不论日神的女法师疯癫的口中预言过什么灾难(纵然神不准我们相信她),但是是我,在我肚里怀着孕的时候,首先看到这可怕的祸根,而且把它说破,但是我在卡珊德拉之前却白作了先知。在你们之间放火的,不是那狡猾的伊塔卡人,也不是他那夜行的伴侣,更不是那扯谎的西农。火是我放的,你们烧的是我点的火把啊。

 


更新日期:2018-09-26 点击: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