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图书馆主页管理
宋书(点校本二十四史修订本)

 

          【书  名】宋书(点校本二十四史修订本)

          【作 者】沈约 撰,王仲荦 点校

          【出版者】中华书局

          【索书号】K239.110.42/3427(2)

          【阅览室】社科二阅览室

 

作者简介

 

    原点校者:      

 

    王仲荦(1913—1986),浙江余姚人。曾任上海太炎文学院、中央大学、山东大学教授。建国后,历任山东大学教授、历史系主任,中国唐史学会副会长,山东省史学会理事长。专于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史。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主持“南朝五史”(《宋书》《南齐书》《梁书》《陈书》《南史》)的点校整理工作。著有《魏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北周六典》《北周地理志》等。

 

 

    修订主持人:

 

    丁福林,男,江苏丹徒县人,1947年7月生,1979年考入南京师范学院(今南京师范大学),师从著名学者段熙仲先生,攻读中文系两汉魏晋六朝文学专业研究生。1982年硕士毕业,任江苏镇江师专教师,1995年任教授。2001年转入盐城师范学院,2013年退休。主要从事汉魏晋南北朝文学和史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承担过《宋书校议》《南齐书校议》《鲍照集校注》《江文通集校注》等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经费资助项目,以及多项江苏省教委科研立项课题。在《文史》《中华文史论丛》《文学遗产》《中国史研究》以及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情况简报》《江海学刊》《南京师大学报》《上海师大学报》《辽宁大学学报》等各类刊物上发表论文百余篇,多篇被教育部《高等学校文科学报文摘》以及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所复印转载。出版专著和参编著作多部。

 

 

内容简介

 

 

    点校本宋书修订前言

 

   

 

 

    《宋书》一百卷,包括本纪十卷、志三十卷、列传六十卷,南朝梁沈约撰。记述了自东晋后期刘裕兴起、刘宋立国至灭亡前后七十多年的历史。

 

 

    刘宋是南北朝时期第一个南朝政权。晋安帝元兴二年(四〇三),桓玄代晋称帝,国号楚。次年,北府兵将领刘裕等率众在京口(今江苏镇江)和广陵(今江苏扬州)两地起兵,攻灭桓玄,名义上恢复晋朝的统治,实际上掌握了东晋的军政大权。晋恭帝元熙二年(四二〇),刘裕受禅建宋(历史上又称刘宋),改元永初,仍定都建康(今江苏南京)。刘宋凡八帝,历时六十年,至宋顺帝昇明三年(四七九),萧齐代宋,刘宋政权灭亡。刘宋之初,西有汉中,东与北魏夹黄河相对,后期疆域退缩至淮河、秦岭一线,与同时期统治北方的北魏形成南北对峙局面。

 

 

    刘宋国史的修撰,始于宋文帝元嘉十六年(四三九),著作郎何承天“始撰《宋书》,草立纪传,止于武帝功臣,篇牍未广。其所撰志,惟《天文》、《律历》,自此外,悉委奉朝请山谦之”。此后山谦之、苏宝生等陆续参与编撰。“谦之,孝建初又被诏撰述,寻值病亡,仍使南台侍御史苏宝生续造诸传,元嘉名臣,皆其所撰”(《宋书》卷一〇〇《自序》)。在苏宝生前,裴松之也受诏“续何承天国史,未及撰述,二十八年,卒”(《宋书》卷六四《裴松之传》)。宋孝武帝大明六年(四六二),徐爰领著作郎,“因何、苏所述,勒为一史,起自义熙之初,讫于大明之末”(《宋书》卷一〇〇《自序》)。其中臧质、鲁爽、王僧达等传,为孝武帝刘骏亲撰。《隋书·经籍志二》著录“《宋书》六十五卷,宋中散大夫徐爰撰”,现在《艺文类聚》、《太平御览》等类书中,尚保存有徐爰《宋书》的零篇残段。泰始三年(四六七),徐爰为宋明帝刘彧斥退,刘宋国史修撰随即停止。

 

 

    南齐永明五年(四八七),齐武帝萧赜命沈约修撰《宋书》。沈约以何承天、徐爰等人旧作为基础,删除他认为不当列入的晋人传记,补充宋永光(四六五)至宋齐禅代“阙而不续”的十余年史事,用将近一年的时间,于永明六年二月完成纪传七十卷。其《上宋书表》云:“本纪列传,缮写已毕,合七帙七十卷,臣今谨奏呈。所撰诸志,须成续上。”(《宋书》卷一〇〇《自序》)沈约《宋书》八志三十卷,以何承天所撰为基础,对“证引该博”之处“即而因之”,对“有漏阙及何氏后事”则“备加搜采,随就补缀”(《宋书》卷一一《志序》)。志的完成时间史无明文,但据《梁书·裴子野传》“及齐永明末,沈约所撰《宋书》既行,子野更删撰为《宋略》二十卷”,可知永明末《宋书》已经全部完成。但在八志中,《符瑞志》改称“鸾鸟”为“神鸟”,乃避齐明帝萧鸾之讳;《律历志》改“顺”为“从”,乃避梁武帝父萧顺之之讳;《乐志》称“邹衍”为“邹羡”,则是避梁武帝萧衍之讳。由此或可推测,《宋书》的最后定稿,在齐明帝建武元年(四九四)萧鸾称帝之后,甚至在梁武帝即位的天监元年(五〇二)之后。

 

 

    与沈约同时或稍后,记述刘宋史事的著述还有孙严撰《宋书》六十五卷、王智深撰《宋纪》三十卷、裴子野撰《宋略》二十卷、王琰撰《宋春秋》二十卷、鲍衡卿撰《宋春秋》二十卷。但这些著作都已亡佚,关于刘宋一代的史书,较为完整流传至今的仅有沈约的这部《宋书》。

 

 

   

 

 

    沈约(四四一—五一三),字休文,吴兴武康(今浙江德清西)人,《梁书》卷一三、《南史》卷五七有传。《宋书》卷一〇〇《自序》,详叙其家世及撰史经过。沈约出身于世族之家,其祖沈林子,为刘宋开国功臣,仕至辅国将军,留心文义,颇有著述。其父沈璞,曾官淮南太守,元嘉三十年(四五三),以奉迎武陵王刘骏(即位后为孝武帝)不及时而被诛。其时沈约十三岁,“约幼潜窜,会赦免。既而流寓孤贫,笃志好学,昼夜不倦”(《梁书》卷一三《沈约传》)。沈约历宋、齐、梁三朝。宋时官至尚书度支郎,入齐后历官著作郎、中书郎、尚书左丞、五兵尚书、国子祭酒。齐梁易代之际,沈约力劝萧衍受禅称帝,梁朝建立,封建昌县侯,历官尚书左仆射、尚书令等职。梁天监十二年(五一三)卒于官,年七十三,谥曰隐。

 

 

    沈约自幼“博通群籍,能属文”。南齐时,受齐武帝长子文惠太子萧长懋亲遇,出入东宫,参与四部图书的校定。齐武帝次子竟陵王萧子良礼贤好士,沈约为府中嘉宾,与后来的梁武帝萧衍同在“竟陵八友”之列。史称其“好坟籍,聚书至二万卷,京师莫比”,“该悉旧章,博物洽闻,当世取则。谢玄晖善为诗,任彦昇工于文章,约兼而有之”(《梁书》卷一三《沈约传》),是南朝齐梁时期的著名诗人和文坛领袖。沈约一生著述甚丰,除《宋书》一百卷外,尚有《晋书》一百十卷、《齐纪》二十卷、《高祖纪》十四卷、《迩言》十卷、《谥例》十卷、《宋文章志》三十卷,文集一百卷。今仅《宋书》存世,余皆亡佚,明人辑其文集九卷。

 

 

   

 

 

    《宋书》记述刘宋一代史事,涉猎广博,史料丰富,唐刘知几谓“年唯五纪,地止江、淮,书满百篇,号为繁富”(《史通》卷三《书志》)。后世于沈约《宋书》,赞誉者为多,但评价也有争议。

 

 

    清赵翼批评《宋书》引录文辞过于繁冗,“凡诏诰、符檄、章表,悉载全文,一字不遗,故不觉卷帙之多也”,“《南史》于《宋书》大概删十之三四,以《宋书》所载章表符檄,本多芜词也”(《廿二史札记》卷一〇)。但今天看来,这也使大量原始文献藉此得以存留,如《武帝纪》三卷载《侨人归土断疏》、《禁淫祠诏》、《兴学校诏》等诏令、策文、奏疏、符檄三十余篇,反映出晋末宋初的历史状况和刘宋初创基业的过程,是弥足珍贵的历史资料。又如《乐志》记述汉晋以来宗庙雅乐舞曲的源流以及金、石、土、革、丝、木、匏、竹八音之各种乐器的形制,“自郊庙以下,凡诸乐章,非淫哇之辞,并皆详载”(《宋书》卷一一《志序》),保存了许多汉魏以来的乐府歌辞。

 

 

    刘知几以沈约《宋书》八志“上括魏朝”为病(《史通》卷四《断限》),宋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卷五沿其说,谓其“兼载魏晋,失于限断”。沈约自述《天文》、《五行》两志云:“何书自黄初之始,徐志肇义熙之元。今以魏接汉,式遵何氏。”(《宋书》卷一一《志序》)可知沈约乃承旧志,非其自创。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四云:“揆以班马史体,未足为疵。”宋叶适《习学记言序目》卷三一论《宋书》诸志云:“至沈约比次汉魏以来,最为详悉,唐人取之以补《晋记》,然后历代故实可得而推。”明清以来学者对《宋志》的断限普遍持肯定评价,顾炎武谓“陈寿《三国志》、习凿齿《汉晋春秋》无志,故沈约《宋书》诸志并前代所阙者补之”(《日知录》卷二六),《四库》馆臣认为“推原溯本,事有前规”,“约详其沿革之由,未为大失”(《四库全书总目》卷四五)。今人亦多赞同宋以来的肯定意见,余嘉锡云:“若沈约《宋史》,上括魏朝,盖因《三国》无志,用此补亡,斯诚史氏之良规。”(《四库提要辨证》卷三)唐长孺则高度肯定《宋书》八志“不但补阙,亦且溯源”,“其志大体系何承天之旧,诸志之中,地志远胜《晋志》,固有定评,《礼》、《乐》特为详该”(《魏晋南北朝史籍举要》)。《宋书·律历志》收录曹魏杨伟《景初历》、宋何承天《元嘉历》、祖冲之《大明历》全文,反映了当时数学与历法应用的最高成就。《州郡志》详记南方地区自三国以来的地理沿革,以及东晋以来的侨置州郡分布情况和各州郡户口数,是研究当时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的重要史料。《宋书》八志三十卷,篇幅占全书将半,上溯魏晋,补前史未备,是《宋书》独具价值之所在。

 

 

    沈约承袭徐爰旧史,于晋宋易代之际,多为刘宋避讳,如:晋恭帝本为刘裕所逼而逊位,而卷二《武帝纪》却称禅让,刘裕数番推让方即位,并封恭帝为零陵王,“俨然唐虞揖让光景,绝不见有逼夺之迹”;晋恭帝被杀,“其悖逆凶毒为自古所未有”(《廿二史札记》卷九),但卷三《武帝纪》却记“零陵王薨,车驾三朝率百僚举哀于朝堂,一依魏明帝服山阳公故事。太尉持节监护,葬以晋礼”,亦不见谋害痕迹。又沈约奉齐武帝萧赜之命修史,多遵齐武帝旨意。袁粲忠于宋室,被齐高帝萧道成所杀,沈约拟立《袁粲传》,先探问齐武帝。齐武帝说“袁粲自是宋家忠臣”,沈约才敢给袁粲立传。沈约原本多载宋孝武、宋明帝“诸鄙渎事”,齐武帝知道后,派左右对沈约说:“孝武事迹不容顿尔。我昔经事宋明帝,卿可思讳恶之义。”(《南齐书》卷五二《文学·王智深传》)于是沈约多所省除。事涉宋齐革易之处,《宋书》多为萧齐回护,对齐高帝萧道成颂扬备至,“其于诸臣之效忠于宋,谋讨萧道成者,概曰反,曰有罪”,“其党于道成而为之助力者,转谓之起义”(《廿二史札记》卷九)。另外,《宋书》列传编次多依门第,传中往往缀列亲族,对门阀士族成员普遍语多溢美,对少数声名不佳者也不免曲饰。尤其是沈约在《自序》中叙及本家先人事迹,多遮掩讳饰,宋人晁说之批评沈约“巧自回隐矫诬”(《嵩山文集》卷一二《读宋书》)。

 

 

    值得一提的是,沈约为《宋书》志传撰写了多篇序、论,或说明史例,或表达己见。如列于八志之首的《志序》,概述志的源流和《宋书》志的缘起,阐明汉晋志书的承续关系。又如《谢灵运传》传末史论,叙述自诗骚之后文学的发展和演变过程,以及作者关于诗歌声律的主张,是南北朝文学史研究的重要资料。

 

    ......

 

 

   

 

 

    中华书局点校本《宋书》,由王仲荦先生点校,傅璇琮先生编辑整理,一九七四年十月出版。点校本《宋书》以北京图书馆所藏宋元明三朝递修本、明北监本、毛氏汲古阁本、清乾隆四年武英殿本、金陵书局本、商务印书馆百衲本互校,择善而从。纪传部分,通校了《南史》、《建康实录》、《册府元龟》、《资治通鉴》及《考异》等书的有关内容。志的部分,参校了《晋书》、《通典》等书的有关内容。对于前人的校勘成果,利用了张元济、张森楷的两种《宋书校勘记》稿本,参考了成孺《宋州郡志校勘记》、李慈铭《宋书札记》、孙虨《宋书考论》,以及钱大昕《廿二史考异》等书。

 

 

    《宋书》点校工作的成绩,完整保存于王仲荦《宋书校勘记长编》中。长编作为当年点校工作的原始记录,多达九千一百余条,其中既有对前人所提问题的案断,也有许多独到见解和发现。点校本《宋书》校勘精审,考证详核,标点准确,分段精当,出版后受到学术界的广泛好评和广大读者的欢迎,成为近半个世纪以来最为通行的《宋书》整理本。

 

 

    点校本《宋书》的修订,按照《点校本二十四史及清史稿修订工作总则》和工作程序,在原点校本基础上,遵循适度、适当修订和完善的原则,统一体例,弥补不足。

 

 

    本次修订以商务印书馆百衲本为底本,以《中华再造善本》影印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宋刻宋元明递修本(简称三朝本)、明南监本、北监本、毛氏汲古阁本(简称汲本)、清乾隆四年武英殿本(简称殿本)、金陵书局本(简称局本)为通校本,以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宋刻宋元递修本(存三十七卷)为参校本,重新校勘。充分运用本校、他校,审慎使用理校。我们还全面检核了点校本以“不主一本,择善而从”原则对原书所作的改动,并根据修订本的校勘要求,作相应调整。凡原点校本已经厘定及改正、校勘记准确无误者,悉予保留,并依照《修订总则》要求,适当统一体例。原校勘记或可补充材料及论证者,酌情增补;原校勘记有失误或欠妥者,予以删除或改写。原点校本失校者,新撰校勘记。对点校本标点和分段明显欠妥者,加以更正,其余并依从原点校本的处理。

 

 

    点校本《宋书》出版以来,学术界和广大读者提出了不少校勘或标点方面的意见,或见诸专书,或散在报刊,近年又有多篇博士、硕士学位论文涉及点校本《宋书》的标点校勘,我们都尽可能搜求参考,并列入《主要参考文献》,限于体例,不能一一标示,谨此一并致谢。

 

 

 

    点校本《宋书》修订组

 

    二〇一八年四月

 

 

更新日期:2020-04-26 点击: